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红莲焚天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寻路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张师师沉默不语,路上她已经得知了宁氏部落的情况。虽然宁渊说是失踪,但她很明白,已经死去的概率要大上许多。宁渊说的话,或许只是一种自欺欺人,使自己有勇气继续活下去。
    想到对方心上的痛,张师师不知如何宽慰,只能一直陪着宁渊在部落中漫无目的走了一遍又一遍。
    许久,宁渊收敛掉心里的悲伤,将这一切深深雪藏。他已经发过心誓,今生定要寻到族人消失的真相,伤感在所难免,但不能让这情绪一直影响自己。
    “这世上万般神通,无奇不有。据我所知,起死回生的妙术也并非没有,甚至据说禅修一道信仰轮回转世之说,若以后你修为足够强大,又能够寻到他们的魂魄,也可以让他们复活或平安转世。”张师师说道,她只能以自己见过的一些古籍上的记载来安慰宁渊,尽管那些大神通连她自己也不太相信。
    宁渊点了点头,随后走出了宁氏部落,张师师跟在后面。这个过程中,一直躺在张师师怀里的小圆圆醒了过来,不过见到宁渊抑郁寡欢,它很识相的捂着小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    在部落的大门前,宁渊跪了下来,深深三拜。随后,他起身扬长而去,将这一切的痛苦都深深埋藏在心中。
    沿着记忆中的路线,宁渊谨慎的辨明着各种山脉,寻找蛮荒一边的路。而张师师与小圆圆则是静静的跟在身后,在这件事上,他们帮不上宁渊什么忙。
    周围的雾气不断翻滚,两人一兽不断前行,四周出奇的压抑与安静。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待得久了,不仅人的身体会崩溃,就连精神也会被腐蚀。那种阴冷与绝望,实在不是人能够忍受的,所幸两人一兽在一起,并不孤单,否则只有一人的话这份恐惧会大大的增加。
    随着一路前行,两人一兽靠近了雾海的内围。内围的雾气异常的浓郁,只要隔着半丈,人就会迷失在雾海内消失不见,因此张师师是步步紧跟宁渊,唯恐落后。
    四周开始出现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,对于这一切,宁渊早有经验,所以并不慌乱,取出石剑,一路小心翼翼的前进。而张师师就不同了,她还是第一次进入雾海,听到那些鬼魅的声音,不由得眼神大为戒备,冰漓剑被她握在手中,寒气吞吐,随时准备着凌厉一击。
    “这里的雾气越来越浓了,而且地形也在逐渐的变化。”许久,宁渊眉头皱起,此次靠近内喂,他的感觉分外明显。雾气的沉重与阴冷比起之前大为增加,而他一路辨识出来的一些山岭,坡度竟然开始变得平缓,在一些原本应该花草繁盛的山岭鞍部,竟然出现了荒漠化的迹象。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不由得让他意识到雾海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的恐怖。长持下去,有一天他再回归之际,这里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?
    突地,他想起了那古洞十里内的幽绿光焰地带,会不会有一天,这外围的雾海,也变得如那里一般?
    “雾海因那处古洞形成,真不知道那古洞里究竟有多少秘密,光是目前显露的冰山一角,便令人高骨悚然。但可笑的是,明明知道这里乃大凶之地,却还是有无数的人在打着这里的主意。”张师师唏嘘道,当初先罡雷门不也是落了执念,一心想要得到古洞,才导致损失惨重,连刑罚堂的吕长老都折损在了古洞之内。
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人心永远是最难推测之物。”宁渊摇了摇头,继续辨明方向,缓缓前进。
    两人仗剑行于雾海之内,虽然鬼哭狼嚎的声音始终听到,但倒也没有什么鬼物出来冒犯。渐渐的,两人又脱离了内围地带,鬼哭之音逐渐消失。
    察觉到这个现象,宁渊内心一松。如此情况,说明自己的方向并没有错误,两人已经从靠近晋华的一半雾海转移到了靠近蛮荒的另外一半。
    当下,宁渊更加谨慎小心的辨明方向,到了这里,他记忆中的山脉路线已经十分稀少,若没有找准方向,很有可能在雾海内一直兜圈子,之前的努力也前功尽弃。
    呼城呼府中一隅,大名鼎鼎的洞虚子身穿紫金袍,腰系白玉带,双手不断的打出一道道彩光,投注在眼前的一面八卦上。
    八卦古朴庄重,正中是阴阳太极圆,释出黑白两色的流光,道韵天成,说不清的气机浮动。
    罗伤与墨无中站于一旁,看着洞虚子施术,十分的专注与认真。能够亲眼看到洞虚子施展神算之术,是一件机缘难得的事。此道玄奥莫测,若能从这术法中有所领悟,将使他们受益无穷。
    古风长老一身朴素的灰衣,在洞虚子施法的过程中始终不动如山,双眼微阖。他坐在那里,就仿若一截枯木,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甚至墨无中与罗伤的神识从他面前扫过,都发现不了一丝端倪,就好像空气一般。
    洞虚子手中掐指,眸蕴神光,不断的催动八卦推衍算计,但他算得越久,脸色越是沉凝。到最后,他挥手打断施法,结束卜卦,幽幽一叹。
    “还是没有办法,那小子的身上有古怪,能够蒙蔽天机。无论我怎么算,都算不出他身在何处。”
    “长老神算之术名震昊光,连长老都算不出,看来那宁渊的身上,确实是藏有那位战族大能留下的至宝不假。”罗伤平淡的道,这个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中,事实上洞虚子近日来并非第一次推衍宁渊所在,但每一次都雾里看花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
    “战族大能留下的至宝,不知道是何等神秀。还有,在雾海外拦下那先罡雷门徐磊本命神兵一击的奇异小兽,恐怕来历也不简单。”墨无中眼底深处闪现一抹贪婪,如此大的机缘都让一个边陲之地的小子给占了,在他看来十分的浪费。若是他得到这些机缘,恐怕争夺未来昊光宗宗主之位机会会大增不少。
    “不错,根据下面人传来的情报,那通体散发金光的小兽确实非同寻常,不像我们所知的任何一种灵兽。兵魂具有灵性,最能感应潜在的危险,能够一吼便吓退兵魂,那小兽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得到。”洞虚子眼里露出深思,到目前为止,他关于宁渊此子的判断一直出错,更是想不出此人从何带来一头如此奇异的兽类。
    “长老,那宁渊第一次逃入雾海时,我们并没有在他身上见到任何灵兽。但此次出现,却带有一只。有没有这种可能,此兽与那神秘古洞有所联系?”罗伤思虑周全,想到这个关键的点,问道。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。这也是我费尽心机再三推衍的原因,若那小兽真的与那古洞有关,那么意义就全然不同,我们更要将它拿下了。”洞虚子摸着胡须,双目睿智而深沉。“好了,我继续卜卦试试。此刻我们不是多了一个线索吗?那张师师既然与那宁渊一道,那么如果我能算出此人所在,也就相当于找到宁渊。”
    “长老果然高明。”罗伤和墨无中听到这话,顿时精神振奋,这确实是眼下一个很好的突破口。就连古风长老闻言,都是睁开了眼睛,看着洞虚子施法,想要知道结果。
    八卦道韵弥漫,洞虚子洞彻天机,眼里不断的闪烁推衍之芒。不多时,他的脸上开始露出古怪的神色,眉头渐渐皱了起来。
    “怪了。”洞虚子轻叨道,掐指细算,眼光不断闪烁,似乎有所不甘。但最后,他仍没有收获,只能长长一叹,脸色难看起来。“我竟然连此女也算不出来。”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墨无中和罗伤目目相觑,显然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洞虚子长老竟然接连吃瘪,神算之术失效。
    “师兄,那张师师身上莫非也有古怪?”古风脸色冷漠,淡淡的问道。
    “同样古怪,她就像处于五行之外,无论我怎么算,神算的轨迹最终都会出现偏差,最后以失败告终。”洞虚子面有一丝颓色,他向来以神算之道自傲,却不料在晋华频频吃瘪。若他的神算术能够奏效,早就能抓到那宁渊,寻到战族大能留下的至宝,那一百多名的昊光宗战部弟子,也不会白白死去。
    扣扣。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敲门声。
    “有何事?”墨无中清喝一声,他与两位长老和师兄在商议要事,竟有人在此时打扰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    “禀告师兄,根据斥候探查所知,我昊光宗的大军,已经抵达重镇南越,不多时便会到达晋华。”门外传来的声音十分清朗,这一番话,顿时令屋内的四人目光都是一凝。
    “没想到大军比想象中来的还要快,看来宗主对那处遗址是势在必得啊。”古风长老眼里有着一丝讶异,昊光净土下辖四境,昊光域位于净土中心,大军要来到这偏远的晋华可不容易,大军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便赶到,足以可见宗主对这件事的重视。
    “哼,那些妖族,此次若再敢兴风作浪,就等着被铁骑踏平蛮荒岭吧。”罗伤冷声道,眼里有着一丝杀气。若不是四妖天的妖族捣乱,他的任务不会失败,手下战部更不可能全军覆没。这一笔账,通通都要算在它们的身上。
    “四妖天可不是好惹的,真要发动战争,我昊光宗未必能赢到最后。”洞虚子摇了摇头,四妖天的内幕他比罗伤知道的要多得多。可以说若是四大妖王同时联手,铁板一块,昊光宗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    “长老何必灭自己威风,这些年来,那四妖天不都是一直蛰伏在荒山野岭里面,不敢来我昊光净土兴风作浪吗?”墨无中摇了摇头,他无法理解洞虚子长老为何说出此话,在他看来,四妖天是不弱,但若想与昊光宗相比较,那便是自不量力。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6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